這段日子我過得很辛苦,尤其是這星期,晚上11點多才離開公司,而我回到辦公室的時間是早上九點。我第一次工作一星期,每天坐小黃回家。

 

 

那天快12點到家,我還沒吃晚餐,進門時,老媽一句,怎麼會這麼忙,我說了因為白爛客戶,結果,又是我對工作感到不滿,態度不好的冷言冷語又出現了。晚上十二點,我好餓,但我一整天已經吃了二次胃藥,一顆頭痛藥,一顆維他命C發泡錠,我放下筷子,把還沒吃一口的晚餐放進冰箱,離開。

 

工作已經耗盡我的力氣,我不願意再承受這樣指責。

 

那天下午去interview,我的表現很差,因為我無法專心思考,專心回答。我坐在小會議室中,外面很熱鬧,廠商來來去去,我聽到這樣的忙碌,突然很害怕,這是我可以來的地方嗎?我有能力嗎?

 

我知道很糟糕,我對一切失去了熱情,失去了把握,應該說,我失去了信心。

 

過去,當我想離開一個工作時,我是積極的找尋下一步。但這次,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心灰意冷,有這樣的感覺,我沒有求生意志。

 

下午,我去按摩,很痛,我聽到肩膀上的氣節喀啦喀啦揉不掉的聲音,我的小腿只是輕輕的推拿,又是一個又一個瘀青的指印。之後,去買小姪女的生日蛋糕,我直直走到SOGO B2,買了蛋糕後就離去,完全沒有想逛街的意念。轉念間我發現了這一點,我病了。

 

更討厭的是,即使快兩點才睡,六點半就醒過來,看了一小時的無聊新聞,我還是很準時九點十分前就到公司。已經連續一星期每天都吃頭痛藥,不然就是喝咖啡,讓咖啡因止痛。雖然不是巨痛,但我開始想頭痛該看哪一科?

 

這也許就是我過不去的地方,我好像對事情都沒有了感覺。過去,我對感情失去感覺,之後看電影,我再也沒有掉淚。最近,面對我只擁有的工作,也失去了感覺。

 

我在18樓工作,離天很近。我們同事都自嘲,我們其實是在地下18層。18樓很美,可以遠眺整個台北市,但18樓很高,而且外面有陽台,真的,離地下18樓很近。

 

現在,外面風平浪靜,不像颱風要來的樣子。只有偶爾風吹落重物的聲音,提醒颱風應該還是會來到。我看著「市政廳」,突然開始大哭。

 

 

創作者介紹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