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廣告公司的廣告人,但仍會告訴小朋友,這是個火坑,別跳呀


下午開會到一半,手機震動,保密號碼,小聲接起來喂了老半天,一個男聲問是
×××嗎?我的名字大概98%的人會念錯,通常這種電話多是推銷之類的,不用糾正。那個男人好像很吃驚說,再次確認你就是×××嗎?我還是不回答,問對方是哪一位。

「我是你同學」

「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阿龍呀(還是阿隆)

「你是誰?」

「我是阿龍啦」 

 

阿龍?我哪個同學會叫這種名字?一點記憶都沒有。走出會議室,不想和對方爭辨是哪個階段的同學,很嚴肅地問他有什麼事。

聲稱是我同學的阿龍說,他是什麼金融公司的人,要寄個帳單資料給我,還跟我確認是不是寄到
×××××××××××,沒錯,那是我家地址。哪個銀行?萬泰,萬泰的信用卡和我已經很久沒往來了,我表明和萬泰沒有往來,那個阿龍竟然還說,東西寄給我看一下吧。

打了通電話問萬泰,到底最近有沒有寄過什麼資料給我,答案是否定。最近有個同事在健身房的資料和身份證影本被不肖員工拿去當詐騙集團人頭戶,所以我決定再問問我有沒有多出不知名的現金卡,現金卡部門的客服答案也是否定。

我只有小學、大學和研究所有男同學,問題是,所有同學不會知道我家現在的地址,因為是工作後才搬的家。我同學?不會寫我的名字是常事,叫錯還敢自稱是我同學。

再拜託一點,金融機構寄資料還要攀親藉故?沒有朋友寒喧和認親後,,話題還轉的這麼硬;打來哭天搶地叫媽自稱是我兒子被綁架還比較好笑。

至於為什麼會有我家的地址,不知道是銀行、電信公司還是哪個單位又是資料外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ureenwu 的頭像
maureenwu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個犯罪家族(每一家族以男、女、老、幼三代同堂,九族成員共約上百人),總計上萬名歹徒。
    家族30-50人,以化整為零3-5人一小組,分散打帶跑的方式,365天每天或由外縣市集結並更換不同地點,散居每個路口,集團化與全省各縣市犯罪家族相互串聯,接力賽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並拍照為業。【(這些好吃懶做歹徒包含同時數對帶著小孩的夫妻檔、惡劣的情侶檔,少女三人組,載著工具、物品的可疑機車歹徒。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疑是飆車族成員),可惡的懷孕的婦女或懷孕的夫妻檔,各種車站拖著行李箱的少女,【(中年婦人背著嬰兒、或帶著小孩、或帶著未成年兒子或帶著剛成年女兒,或帶著老人聯手偷拍或強拍)(其歹徒丈夫躲在暗中或開著車埋伏其他地方,相互用手機聯絡跟蹤)】。及各種路口騎著腳踏車,男、女及行徑惡劣老人。歹徒數支手機及人手一隻長鏡頭相機,並貼近被害人身後偷聽、偷窺、偷錄、偷拍,蒐集個人,及家人、親朋好友、手機、家用電話、銀行及郵局存款、密碼,家庭成員等資料,再以被害者的資料或曾經消費過的商家名義,針對個人從事各種方式詐騙(如算命、賣藥、分期轉帳、婚外情勒索,侵入住宅偷竊‧‧‧等)。
    在住家門口及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醫院,公車站、捷運站,公園、夜市、菜市場,火車站,機場,碼頭,高速公路休息站、風景區,百貨公司,大賣場,公家機關(住家停車場及全省停車場都有男、女歹徒長期24小時埋伏,以便跟蹤或聯絡共犯竊車)或其他等公共場所,長期滯留路旁盯銷,的中、下階層歹徒家人,(民眾勿低頭滑手機,並請注意身旁無所事事陌生人,及路旁或十字路口東張西望打手機男、女歹徒,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女歹徒及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請提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或陌生人,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公共場所或公家機關辦事時,請勿大聲朗讀手機或自家電話,以免電話號碼外洩,再由其他女共犯打電話,用郵寄(試吃、免費或超值東西)的方式,直接取得被害者住家電話、地址等資料,省去接力跟蹤手續,或由其他男共犯打電話以黑道的方式恐嚇取財(或派男、女歹徒,以檢查瓦斯名義,勘查被害者家庭內部)。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公寓或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趁住戶不再家時,在三更半夜,開啟大門由外面共犯歹徒潛入偷竊或偷裝置汽機車追蹤器,每天24小時在被害者家門口、旁邊或對面,在每個叉路口,用陌生不同的老人、女人、小孩、遊民在所有人群出入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懷孕夫妻檔、聊天、流動攤販、24小時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四面八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接力賽跟蹤(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每個縣市日、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分散停在每個路口,不作生意或相互聊天),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出入口,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鬼祟、惡劣的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同時聯絡數十人,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跟在身後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被害者保險箱),再以手機聯絡四面八方歹徒,以四周包抄的方式用手機或相機偷拍,或直接聯絡前方歹徒貼近臉上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再跟蹤回台東及國外,任何國家任何地方都有數萬台灣共犯)將個人作息查的一清二楚,再交由其他縣市歹徒作案。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用銀行貸款(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少女剝皮酒店、海外投資房地產等吸金手法。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自動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或當被害者每到國外或每天到全省某一定點,就由當地歹徒手機通報,再傳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恐嚇被害者已被24小時長期跟蹤(歹徒以王八機或電訊公司門號傳送),持續數年騷擾,甚至亂訂披薩、亂送瓦斯)(民眾上大陸網站便可了解大陸很多民眾,家用電話被歹徒長期騷擾數萬通的惡劣行徑)。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甚至小轎車於高速公路行驶中由後方卡車急速超前,並在小轎車前方丟下大石頭或鐵條、鐵片),或用樣方式以陌生歹徒,製造各種糾紛,或用各種莫名奇妙理由毆打被害者家人、婦人、老人或小孩,聯手共同霸凌(含全省歹徒網路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經營各種行業,並每天散居每個路口,或在網咖或酒店待命,並以line聯絡,數分鐘集結四面八方數百名歹徒,其他四面八方女共犯則在旁監視)。
    (數百人接力賽跟蹤,再由最後一人動手殺死,眾人皆為共犯與該殺人者同罪)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異常囂張,明目張膽盯梢及跟蹤埋伏住家口恐嚇且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認為只跟蹤沒動手不會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低於市價,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可能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