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廣告公司的廣告人,但仍會告訴小朋友,這是個火坑,別跳呀
  • Sep 13 Wed 2006 10:02
  • 選擇



最近這幾個星期,或是說最近一星期,你的電視是怎麼看?是鎖定新聞台,沒天沒夜的看現場轉播?還是轉開新聞台?還是關掉電視?

接到朋友的電話,問你有沒有去凱達格蘭大道;前幾個星期則是,你有沒有去郵局轉
100元?

或者應該問,我們,有沒有選擇的權利?很多人的聲音和吶喊,是否就是我也應該這樣投入?

高一那年,六四天安門發生,大家哭泣、不相信,然後開始靜坐、抗議,在國父紀念館,在中正紀念堂。當時的學生是熱血的,說什麼也要整班、全校停課一起去靜坐哀思,說什麼也要參加後續的活動。

我就去了那麼一次,因為全班都要去,之後,我淡然面對同學們的激情,因為當時的我認為,這樣做於事無補。過了一陣子導師把我找去,她在打操行分數,她有個疑問,因為有同學跟她說,我不愛國,因為我都不參加六四活動。

原來我的認知和我的不參與行動,被解釋成不愛國的舉動。

我和老師說明了一下我對六四的看法,然後跟她說,如果不跟大家一起投入就是不愛國,如果這會影響我的操行成績,那就把我打不及格吧,我不會因為要好的操行成績而和大家一起哭泣的。

我相信人民的力量,但是我不認同英雄和造神。也許說,這些運動都需要有領導的突出,更加匯集力量才有更大的爆發力,但我不認為,攝影機仰
45度角的拍攝微笑或是熱情是真實的,那是一種崇拜角度的凝聚;在台上嘶吼獨舞,更是一個成就英雄的舞台。現在台面上的人物,有多少都是走這樣的路線成功,然後繼續沉溺在英雄與造神的幻夢不實中,走向腐化與敗亡。

在大家紅色熱血的聲音中,我看了肯納園的故事,我看了陪你一起慢慢走,我看到了在網路上有一群人默默地為聖心教養院的奔走。那是多麼弱勢的台灣人,任何的政黨輪替,社會福利的資源,或是關懷的眼神大概都不會落在他們的身上。但就是有群人為他們努力,這才是真正草根的力量,人民的聲音。而不是一個創意人,在流動廁所前鼓吹殘障人士前來倒扁,因為同為殘障人士的總統夫人只會為自己的家做無障礙空間,而漠視殘障人士的權利。

沒有絕對的顏色,沒有不變的聲音,感動每個人的選擇,每個人的力量,但不要硬套在別人的身上。

誰都不能一言堂,即使真理或事實站在你的那一方。

我不選擇紅色,我不選擇綠色,我不選擇藍色,我選擇灰色。因為,這個世界、社會本來就是混色,而且,灰色可以更亮,也可以變黑。

這是我的選擇,這是我的顏色,這是我的意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ureenwu 的頭像
maureenwu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whiskysky
  • 我同意<br />
    現在電視台給我的感覺,只有<br />
    「造神運動」這四個字<br />
    <br />
    『因為不讓他們圍城,十六日就不退場』<br />
    這是什麼鬼理由?<br />
    所以你不讓我強姦的話,我就要去殺人囉<br />
    <br />
    透過傳媒無限上綱、自以為是正義的<br />
    24小時不間斷疲勞轟炸<br />
    新聞一開,就只有紅衣人紅衣人紅衣人<br />
    台灣都沒有別的新聞了嗎?<br />
    台灣都停止運轉了嗎?<br />
    台灣其它人民都消失了嗎?<br />
    見鬼了!<br />
  • 莫琳
  • 琪琪<br />
    <br />
    非常能體會你的感覺<br />
    昨天辦公室開始有人掛紅布條或是在身上綁紅布條<br />
    我穿了一件桃紅色的上衣被同事點頭稱讚<br />
    我立刻強調是桃紅不是紅色  我絕不穿紅色上衣<br />
    同事臉馬上僵掉<br />
    <br />
    台灣絕不能只有這幾十萬人<br />
    只是在媒體的上天下地包覆下<br />
    台灣好像就是這幾十萬人<br />
    真的好累<br />
    <br />
    <br />
  • 吳琪琪
  • 哈~~~~~~~~~~~~~~~~<br />
    我星期五只不過穿了一件「黃色鑲紅邊」的上衣<br />
    就被經理問是不是要去倒扁<br />
    我科長更誇張,她穿了一雙白色拖鞋<br />
    只不過有兩條紅色的帶子<br />
    也被問是不是要去倒扁<br />
    大家是怎麼了,有必要這麼敏感嗎
  • 莫琳
  • 琪琪<br />
    <br />
    你今天的「這也是暴力」,寫得很真實,無法在你那邊回應,只好在這兒對你拍<br />
    拍手。<br />
    <br />
    對於紅衣的不滿多增一項,天知道我衣櫃裏有多少紅衣服,而且都是大紅色的。<br />
    可是現在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再穿出去,他們剝奪了我穿紅色的自由。玩笑話居<br />
    多。<br />
    <br />
    我想說的是,現在台灣好像變成,「非我族類,給你死」。所有的事情都被二分<br />
    然後被放大,而且沒有迴轉的空間。那中間的灰色呢?灰色無法出聲,灰色被媒<br />
    體抹滅,灰色是不敢面對事實的一群人,但這個灰色的群體有多大?<br />
    <br />
    高一時,我因為不參加六四而被同學指責不愛國;高三時,我因為不會說台語,<br />
    被另一群同學說不愛台灣,不了解自己的母親。馬的,我爸爸是台南人,我媽是<br />
    廣東人,我那些小時候不乖還會被長輩恐嚇以後要把你嫁給外省人的時代的高中<br />
    同學還沒出生時,我爸媽就結婚了,同樣的,我舅舅是廣東人,我舅媽是宜蘭<br />
    人,他們都不是什麼外省老兵娶不識字的本省女人。<br />
    <br />
    也許我們班是怪胎一班,高三畢業照硬是要拍成侯孝賢那時候一部講二二八還是<br />
    日據徵兵的電影,就是高舉著望你早歸的白布長條。<br />
    <br />
    但我真的受夠這種二分法,所有的事都被放大,然後大家都睜著眼睛說瞎話,自<br />
    顧說自個兒的話,然後別人都是暴民。有時我真的想說,我不是高級知識份子,<br />
    高級知識份子這個層級,擔子太重了。<br />
    <br />
    昨晚一個朋友又在MSN上問我倒扁沒,我真的火起來,「你沒看到我的MSN暱稱<br />
    嗎(誰都不能一言堂,即使真理或事實站在你的那一方)」跟他說我受夠24小時轉<br />
    播的新聞台,我受夠所有媒體看事情的角度,台灣還有很多需要關心的地方,不<br />
    要再在半夜還在問我的立場了。<br />
    <br />
  • 木子
  • 對啊 我們紅色綠色什麼時候可以解禁啊<br />
    真是苦了我們這些在灰色地帶的人<br />
    <br />
    我也有看肯納園的故事<br />
    媒體應該多花些力氣在這上面<br />
    一天24小時盯著靜坐活動有什麼意義呢<br />
  • 莫琳
  • <br />
    木子<br />
    <br />
    媒體不會去關心肯納園那種弱勢<br />
    就像有人看到大家在幫忙聖心募款<br />
    竟然會說應該要找一些聖心的小朋友在地上爬父母在旁邊哭才會引起媒體注意才<br />
    會有效果<br />
    如果我們的媒體嗜血到這種白爛程度<br />
    那還是去關心整天靜坐好了<br />
    <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