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工讀生拿著一份問卷來問一個同事要怎麼coding,我正在忙著整理一份資料,耳邊傳來工讀生的問題,立刻丟下手邊的工作過去了解。也許是我的語氣和臉色真的很不好,工讀生似乎被嚇到,我和緩地跟她說,不是她的問題,是把問卷交給她處理那個同事的問題。

小男生去客戶那邊做月報報告,出門前把大家前幾天做的幾十份問卷交給工讀生coding;這些問卷是我昨天交下去的工作,我衡量過小男生的工作量,他既然有參與這個比稿案,整理最基本的幾個知名度、喜好度問題應該不是什麼問題,給他的時間是二天,我思忖著應該不是太大的負擔。

對於這兩隻菜鳥我一直很頭大,他們不是能力不足,而是做事態度問題。新人可以犯錯,新人可以不懂,新人可以一直問問題,但是不願意做基礎工作,態度馬虎,把自己的工作交待給工讀生,我的不滿真的是立刻火起來:

那要研究員做什麼?我們找五個工讀生不就好了?

兩隻菜鳥一直都有把工作交待下去的問題,三番二次討論過工讀生的使用方式,結果還是發生今天的事情。這兩個菜鳥也曾想將工作分給晚二個月進來的新人,我抓這個新人抓得很緊,也讓這兩個菜鳥知道,他們三個是平行的,沒有新來後到的階層,慢慢的,兩個菜鳥不敢再把工作分給後來的新人,但工讀生的問題一直存在。

這幾個月我一直在思考,當我交待工作下去時,小男生的反應是,同一時間沒辦法同時整理或執行二個案子;我和以前的經理討論著我們的過去,好像我們一進公司沒多久就開始同時執行很多案子。小女生的問題是,每天像花蝴蝶跟各部門的新進同事聊天,好幾個業務經理在跟我聊天時都有這樣的疑問,他們都覺得小女生好像很適合當AE。我在心底笑著,她進來的第一個星期,我覺得她應該去做AE,因為真的很容易跟人哈啦、打成一遍,但第二個星期就發現她不能做AE,因為她不夠心細,粗枝大葉,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這樣的人去當AE會出大亂子的。但我也一直告訴自己,她才23歲,年紀還小,需要磨,需要教。

我一直在告訴自己,他們是新人,他們是菜鳥,所以不能拿二、三年研究員該有的程度和資質來衡量他們。但是,程度可以培養,工作態度卻是發自對工作的熱愛和基本的態度。晚他們兩個月進來的新人,無論在工作態度的認真熱忱和思考能力都讓人滿意,她的新人考核評量表,我沒有遲疑著填下去。

小男生報完月報回來,我問了他是不是忙不過來所以把問卷交給工讀生處理,他的答案很妙,因為他覺得他去客戶那邊,工讀生也閒著不用幫他找資料,他就把問卷給工讀生處理。我按耐著快壓制不住的怒氣,跟他說明我為什麼要把問卷交給他處理:因為他對數字敏感度夠,所以我信任他做出來的data,工讀生對統計不熟悉,他和我都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查錯,這樣會花費更多的時間。

資深,不是年資的增加,而是工作態度、程度的實際累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ureenwu 的頭像
maureenwu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