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半夜去醫院急診,其實是我自找的。

 

 

前一晚已經不舒服,第二天上班時除了胃不舒服,還有點發燒,依照過去經驗,很像腸胃型感冒,也有點像中暑。下午去看了醫生,醫生也無法確認是否就是腸胃型感冒,但吃了退燒藥,感覺好多了。

 

那天晚上和朋友約了吃海鮮,在感覺比較好的情況下還是赴約,那天晚上有魚有蝦,還有帝王蟹,最後還拿龍蝦三明治當甜點做為happy ending。因為還是有點不舒服,所以每道都淺嘗則止。

 

回家後病情急速惡化,嚴重拉肚子,拉到我有點嚇到。因為還是有點發燒,早早上床睡覺。沒想到一小時候醒來,又開始拉肚子。半夜12點,我坐在客廳,思考5分鐘:如果不走去離家15分鐘路程的耕莘急診,今晚我是別想睡了。

 

決定不吵醒隔壁的爸媽,開始慢慢往醫院走去。邊走邊思考,應該是腸胃已經發炎,有病毒存在,我還拿海鮮這麼冷的東西灌食牠們,這應該不會是什麼食物中毒吧。

 

路上已經沒什麼人車,肚子也很爭氣沒在半路上鬧脾氣,走到急診室,等了二個重症病人掛號完才輪到我,畢竟拉肚子是最輕的症狀。

 

其實我很怕去急診室,怕碰到什麼血肉模糊的場面,坐著等待叫號時,真的很怕有救護車進來。醫生聽到我一個晚上三小時跑了8-9次廁所,第一個反應是,打點滴補充水份,怕我脫水。留院打點滴?我一個人?即使有人陪我,我也不要!!!

 

醫生見我不肯打點滴,只好幫我打止瀉針,然後把我留在醫院坐個半小時觀察,然後放我回家。奇怪的是,醫生也沒問我吃了什麼,只聽說下午的診斷可能是腸胃型感冒,連晚上吃什麼也沒問。醫生大概沒想到,還會有人腸胃已不舒服,還會這麼不怕死去吃蝦啃蟹。

 

這家醫院的急診室我並不陌生,小時候半夜高燒、嘔吐,老爸都會帶我到耕莘急診,只是以前都是老爸帶我來,現在年紀大了,變成自己一個人來。

 

走回家的路上,才了解為什麼醫生怕我脫水,是的,15分鐘的路程,我口乾到很想昏倒,原來這就是脫水的感覺。

 

同事知道後,竟然還有人說好好喔,這樣可以減肥。真的很想扁這個同事,雖然她每次都往光明面思考反應,但還是覺得這人實在很搞不清楚狀況。

 

最奇怪的是,為什麼除了拉肚子,頭還會一直痛呢?這幾天我幾乎都要吃2-3次的止痛藥,難道是藥的副作用?不過之前已經常頭痛,看樣子,我要去看神經內科找頭痛的原因了。

 

最近身體真的很多狀況,身體真的非常誠實,瞞不了的,完全反應出最近混亂的狀況,一個一個地方,都出現不小的毛病。

 

 

 

創作者介紹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