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淺眠第七天,又是半夜三四點醒來,還是聽到有水滴聲。打開房間大燈觀察,天花板沒有滲水痕跡,應該不是房子問題。再像狗鼻子到處聽聞,覺得問題可能出在冷氣。我的冷氣一晚上可以排出一大桶冷凝水,為什麼還會有水滴聲出現呢? 

 

四點半,再醒一次,還沒天亮,翻兩個身逼自己再睡;五點半,外面已經出現摩托車和人聲;六點五十,再醒,按掉鬧鐘起床,決定去看無聊的晨間新聞。而鬧鐘,原本設定在七點二十才會響。

 

有可能是藥的關係,某種抗組織胺藥無法讓我睡覺,這情形發生在感冒時最明顯,藥單上說會沉睡,但事實上我是每小時都會醒來,換藥就可以睡著。但也可能是心理因素,因為開始淺眠的那天下午,聽到了非常讓人生氣的話。

 

Agency站著,因為你們收錢」

 

那天下午,客戶做新CI教育訓練,國際客戶最喜歡玩CI做品牌管理,二年一換,客戶、廣告公司都要重新學習。客戶的場地很小,但找了所有廣告公司和客戶各部門上課,原本只能容納30人的會議室,硬是要塞50人。客戶們沒地方坐,所以要廣告公司站著,因為廣告公司收錢。 

 

依這收錢邏輯,以後去這家銀行辦事,叫所有行員,包括分行經理都站著,因為我們存錢、刷卡、借錢、還利息,都是付錢,也就是說這家銀行收錢,他們就該站著。

 

講這句話不是本土企業,而是國際性的知名金融業。BTW2008年的金融風暴他們也有份,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跩什麼。 

當然,要所有銀行行員站著工作也只是廣告公司小小的怨念發洩而已,於事無補,回去公司後也只能facebook上罵一罵,下次見到這個客戶,還是得笑著面對這個客戶。

 

 

這就是台灣廣告公司的每天要面對的小小工作內容之一。

 

 

 

創作者介紹

說與不說

maureen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